關於部落格
  • 1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與不幸之間:睡 勝叔   0



醫生非常體恤病人,為病人動手術之前先以藥物使該病人安睡,安睡便無需經歷手術的痛楚。想,或早已有先見,知道此生必多經歷痛楚,生來就愛睡亦容易入睡,凡痛都先行回避再談。何況跛足不耐站,腰臀不宜坐,唯躺下最舒服,常常躺下便懵然睡著。

生錯了地方,事事違願。無論學業、事業、親情、愛情、友情必充滿波折(「必」充滿波折:太多波折以至不敢期待任何順境到來)。痛多寡歡,既無能力改變現實,唯拜會周老爺子以避難,萬千寄望夢醒時;如亞當睡醒發現上帝為他造了一位女人;如睡公主醒來,王子近在眼前;如平安夜大眠後,禮物裝滿了襪子;如除夕就寢,朝醒接福等等。雖每朝睡眼惺忪所見,逆事故然,仍睡意不減。嚴冬未過,繼續睡吧。

十分好奇,報章常見偉論,說什麼睡覺消極、睡者儒弱。相當懷疑,若將發表偉論者的身份地位、健康、IQ、EQ、錢財盡奪去,他們是否依然說得如此漂亮?或者,打從他們出世開始便歷盡萬難,與幸福快樂絕緣,他們又能否抗拒睡意?想來沒有人願活得毫無尊嚴。該睡者睡,該醒者醒,自有各人造化。論斷太多,是否有點好管閑事之嫌?

故從來不拒絕睡意。逢生病,必睡。睡得頭昏腦漲,還照睡不誤。白天睡得多了,夜裡必遭惡夢困擾。暫醒,躲開惡夢追擊再睡。失戀、失去至親亦教人愛睡,翻來覆去睡不熟,仍緊閉雙眼逼睡。睡得最長,莫過於一回手術室出來,整整大半��有餘,都在床上渡日。躺得多,自睡得多。

西方好像有一位愛睡哲學家,其哲學思想成果大部分拜睡覺所賜。平凡之輩久睡竟然亦有小悟:除了毒品酗酒,睡覺乃最經濟、最省事與最健康的逃避現實方式。睡覺可免中酒毒、染毒癮。待嚴冬結束,肯定厭倦再睡,享樂還來不及呢。只要是失意人,只需把胸懷放開,不必任何藥物酒精,就可以高枕懶憂了。留得青山在,那怕無柴燒,時暫不予人,過於強求則傷己傷人。君子能倔能伸,睡覺並不可恥。

向往長眠,世事太累人。從來沒有想過來這世界,實難斷幸或不幸。既來之,則睡之,唯恨難以睡得暢懷。常聞自尋短見者無勇,那麼活者則有勇無謀。土歸土,塵歸塵,又有何不妥?什麼死者留名,大事建墓,清明掃墳等皆狗屁不通。擾人長夢,禮乎?

羨慕英年早逝者,偏偏活人就愛為死者上報登頭版,歌功頌德,謂天妒英才之類肉麻話。其實應該感恩老天爺,提早讓死者退休。雖未得見天堂或地獄,能夠離開現世毫爭,卻肯定比什麼都好。臆想,長眠應該如一整天工作勞累後,躺上床立刻睡著,既充實又幸福。

每天數算,過一日便少活一日,應該離那一日不遠,心境美得想睡覺:「一天,兩天,三天,四天,五只羊,六只羊,七只羊,八只羊。。。。。。哦。。。十只,不是,九只羊。。。。。十。。。」
我想要去禮服店上班真的有比較好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